当前位置:首页 >>首页 > 文学家园正文

刘建林:七月——挥不去的那缕心痛

www.chinarushang.cn  中国儒商  作者:刘建林

无数个难眠之夜,柔和晚风道不尽方睿心中苦苦的相思。在他看来,那镶嵌在夜空的明月,犹如一株冷冷的清泪。山的沉寂、水的清澈,难以抚平那牵肠挂肚热恋的灼伤。

青春在岁月中流失,花儿在流失中凋零。方格生活埋葬了五彩缤纷的青春梦想。

集训的日子枯燥乏味,没有硝烟弥漫的实战演习,更没有冲锋陷阵的辉煌壮举,有的只是单调的站军资、三大步伐等基本练习,跟电影中的相差十万八千里,浓浓的失落感袭上心头,难免会滋生出淡淡的忧伤。

午后,金灿灿的阳光笼罩着训练团。

方睿躺在营房后的草坪上,仰望着湛蓝湛蓝天空中飘浮的几朵白云,一次次地问自己,难道我错了吗,选择军营我错了吗?放弃高薪的软件公司不去,选择军营错了吗?……

那是2000年新生报到的日子,阳光明媚,垂柳如烟,整个学校笼罩在迎接新生的喜庆气氛里,彩带随风舞动,彩旗随风飘扬。校门、教学楼上悬挂的红色横幅醒目扎眼……各大社团不甘示弱、尽显其能,争取吸引更多的新生来壮大自己。作为校广播站记者部部长的方睿,也不例外。早早的起床,在一进学校大门的沥青道旁,摆放了几张桌子、椅子,桌前立着宣传板;身后槐树上挂着欢迎新生的鲜红横幅,安装调试好电脑,放着张雨生《我的未来不是梦》高亢激扬的歌曲,就算布置好了“战斗阵地”。

一些家长便上前来搭讪。他们并非对广播站感兴趣,而是担忧子女。往往是来问些诸如学校教学质量怎么样,毕业生就业分配如何,住宿、饭菜好不好,伙食费高不高,大概一个月能用多少钱等这样的问题。方睿也乐于回答,忙得不可开交。看着新生满面春光,心情也会好起来。看着他们满脸的好奇,也会想起自个儿当初“菜鸟”的样子。毕竟这是人生的第一次成功,也是农村孩子命运的转折点。能通过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高考,也算是幸运儿,也是付出艰辛后的收获者。在这里命运将为收获者拉开新的帷幕。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上演那部戏剧。或许会收获一份纯真的爱情,或许会拥有一份高薪的工作,或许会实现儿时许下的愿望,或许会成为知识海洋的明珠。太多的“或许”演绎着不同的生活画卷。

“你们这里还招人吗?”

如银铃般的声音打乱了方睿的思绪,抬头看时,面目清秀、皓齿俊目的女孩,眨着杏眼。心为之而动。那女孩叫肖雪,参加了初试,顺利过关。

面试。试官的mg唯有明珠盛满希意。山的寂寞我的眼光。题目是模拟采访,方睿是主考官。他们论三国、议水浒,谈得相当投机。肖雪喜欢武松的血性、欣赏诸葛亮的谋略、感叹历史的神韵。方睿同样折服于武松的品质、力争做个今世小诸葛、在生命的长河里尽情歌唱……

肖雪总是眨着好看的大眼睛,听地十分认真,听到动情处,哪双美丽的眼睦里升起一层薄薄的水雾。方睿那颗被苦难日子磨练的生硬的心开始慢慢融化,沉睡在骨子里的青春情愫缓缓苏醒……

在时间老者的陪伴下,他们成为形影不离的情侣。校园里的每个角落,留下了他们的欢声笑语。枯燥的学习生活也变得多彩起来。方睿辛苦的打工日子也多了几分甜蜜。在恋爱的季节里,肖雪的脸总是那样的鲜活、声音总是那样的甜美,方睿的心情极为舒畅快乐。在人生的二十多个春秋里,这段生活是他最快乐的日子,就像在梦里一样。方睿总是用心呵护着爱之种,希望能开出世间最美丽、最灿烂的花儿。

零三年的六月,冰城阳光明媚、春暖花开,然而,对他们来说却是那样的寒冷,冷得刻骨铭心……方睿毕业了。

生活是个法师,它能让你快乐的忘记自己、也能让你痛苦的忘记自己。

方睿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军营。他即将要去实现儿时的梦想。善解人意的肖雪,没有半点责怪他的意思。因此,方睿内心多了一份安慰,多了一些奋斗的力量。

朦胧的夜色、柔和的灯光,营造出几分浪漫。微风轻轻的抚摸着他们的身躯。方睿不知道肖雪的思绪飞向何方,但是他能感觉到她很激动。突然,肖雪问道:“你说,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以前,肖雪从来没有问过方睿这样的问题。今天怎么突然问?

方睿沉思许久,果断回答:“没有!”

也不知道这个答案是不是肖雪想要的,但那是方睿心里话。

肖雪略吃一惊,很快就平静下来。

方睿走了,早上,再不会有人给肖雪送热乎乎的牛奶;晚上,也没有人陪她在操场跑步;寒冷的冬天,也没有人陪她一起吃冰淇凌;火热的夏天,也不会有人陪她吃火锅了。想到这些,肖雪眼眶湿润,借着昏暗灯光,她继续追问:“那你爱我吗?”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当然是很爱、很爱你呀!”方睿双目中流露着无比坚毅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肖雪。

 

家乡那贫瘠的土地长不出好庄稼。父母含辛茹苦的劳作,一年到头也赚不到一万元钱。家人要吃饭穿衣,地里要上化肥,庄稼要打农药,爷爷奶奶年事已高,看病吃药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生活的重担压得父母过早的驼了背、花了头。每年自己3000多元的学费成为父母的心病。

为减轻父母的负担方睿不得不奔波。每当室友熟睡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去做家教的公共汽车上了;每当同学享受周末的快乐时,他正在给小学生辅导课程。课余生活的全部就是赚钱。只有这样,他才能顺利的完成学业。那份艰辛给了他学习的勇气,那份苦难给了他实现梦想的信心。方睿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穿梭在冰城的大街小巷。

忙碌的生活使他对爱情不敢有过多的奢望,看着校园里甜蜜的情侣,总是不屑一顾、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将那份纯真藏的很深、很深。乞丐也有爱的权利,也不知道是什么剥夺了他爱的权利。爱是沉重的,爱是上帝赐给人类洗剂灵魂的良药;爱是快乐的,爱是命运之神安排的最精彩的演出;爱是博大的,爱是深爱的人不知彼此缺点的容器;爱是痛苦的,爱是制裁不知珍惜情意人的利剑。善良的人用爱编织着童话,邪恶的人用爱书写着魔咒。

方睿写的无数首诗,总是在肖雪的赞叹声中石沉大海。直到今天,也没有付梓。然而,方睿仍然坚持着,把内心的声音化作诗篇的节拍,跳动的诗符。那一首首不被世人所知的诗是方睿灵魂的诉说,是对肖雪挚爱的表白。这是两个人的精彩,是方睿给肖雪的所有。

几年来,方睿从来没有给肖雪买过一样拿得出手的礼物,也从来没有给肖雪过个像样的生日。在方睿的世界里,火红的玫瑰、浪漫的烛光晚餐是神话。一簇火红的玫瑰是他一月的口粮。同学给女友举办生日party、送时尚mp3、坐在咖啡屋听着舒缓的轻音乐、聊着天,享受着恋爱的快乐;而他在肖雪过生日的时候,只能请她吃碗鸡蛋柿子面,坐在校园的林荫小道旁的石凳上,用沙哑嗓音唱着“生日快乐”。

肖雪从来没有抱怨过,反而感叹这种平淡的真实。

方睿心里很是内疚,真是欠她的太多太多。在这个物欲横流、务实主义主宰尘世的今天,肖雪就是那个与时代格格不入、不畏世俗的——天使。方睿回想着肖雪的好,诉说着:“我只知道每天看不见你、心里难受,你痛苦、我就伤心,你快乐、我就开心……” 突然,方睿反问道,“雪儿,你不会离开我?”

肖雪有着令人羡慕的童年,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总是觉得生活充满阳光、到处布满鲜花。从未体验过生活的艰辛、活着的烦恼。不知道饥饿的味道、也没感受过生活的压力,良好的成长环境造就一颗善良的心。

这种对不同人生经历的好奇,把完全陌生两个世界里的男孩和女孩拉到了一起。

她微笑着说:“你是我的选择,是我自己的选择!”

方睿激动地说:“我也愿意一生一世陪你!”

肖雪睁大眼睛看着他,好像要把他装进眼里。樱桃小嘴微张,露出整齐的米粒皓齿,轻轻地点了点头,接着说:“读高中、上大学,是父母给我设计的人生之路。我是他们梦的延续。以前,为他们活着;以后,我要为自己活着。”

方睿听着肖雪诉说,追问道:“我是你的第一次为自己做主吗?”

肖雪抬头望着灯火通明的教学楼,若有所思地说:“是的!所以,注定今生要和你渡过……”

方睿满怀信心地说:“我会成为你的骄傲,成为给你幸福的人!”

肖雪影响着方睿,也感动着方睿。方睿不再抱怨命运的不公,不再妒嫉别人,驱走心理的阴影,感到世界原来是如此的美丽,人生原来是如此的多彩。

 

肖雪笑着说:“我只要你在出门后能想着我,在回家后能抱抱我;能陪我看夕阳、看日出,能耐心的听我唠叨,说长道短;能在我八十岁的时候对我说‘你是最好看的女人’;能在我伤心的时候哄我开心……”

方睿摸着胸口,我能做到吗?我能,这是多么简单的要求。这是爱的深化,是两条生命之河流淌到一起的峡口。我要用生命去经营这份上苍赐给我的爱情!

方睿激动地说:“宝贝,我就是你的‘开心果’!”

肖雪调皮地说:“你不但是我的‘开心果’;而且是我的‘出气筒’,在我生气的时候,要拿你撒气的;还是我的‘垃圾桶’,在我吃饭的时候,要把我吃剩的饭菜全吃下;也是我的‘搬运工’,整理房间的时候,要把所有的重物搬走!你愿不愿意?”

方睿说:“当然愿意,我愿意!”

晚风轻轻地抚过树林中的一对对年轻恋人。花香四溢,夜色迷人。

六月的校园是美丽的,北方的寒冷已被赶走。阳光烤得整个黑土地,在傍晚仍散发着热气。爱美的女生急不可待的穿上了漂亮裙子,成为校园一道靓丽的风景。十月给了方睿奇迹,六月却给了他爱情。

在肖雪没带他吃肯德基前,他认为世界上最好吃的就是鸡蛋柿子面。记得,小时候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顿鸡蛋柿子面。上中学时,每周也只能吃一次鸡蛋柿子面。当时,他就想等有钱了,要天天吃鸡蛋柿子面。现在想来,真是好笑。

肖雪还告诉他,肯德基另一个用处。那就是在你逛街时,突然想方便,但又找不到厕所,去那里就彻底放松。从此以后,方睿再也不怕陪着肖雪逛街了。肖雪把他领入另一个世界,另一个让他如痴如醉的天地。这样的爱人,方睿怎能不愿用他的一生换取她的快乐呢?

方睿说:“是你给了我太多太多的快乐,是你让我的人生变得多彩,是你让我对生命有了新的理解,是你驱走我心灵的阴影、学会善待自己;我怎能不愿用自己的一生来换取你的快乐呢?”

七月初,方睿就要去部队报道。肖雪明年才能毕业。方睿小时候就有成为军人的梦想,也许是上天的故意安排。他如愿以偿,被批准入伍。当时,肖雪十分为难,她想让心爱的人陪在自己身边、天天能看到他、能跟他说话。生活中没有了他的影子,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去食堂路上没有他的陪伴、孤孤单单坐在食堂全无食意;去自习室、学累了没有他讲笑话听;受委屈不高兴时,没有他逗自己开心;周末赖在被窝里,在也听不到走廊传来的熟悉声音,在也感受不到被爱被宠着的幸福了;看到成双成对的恋人走在林荫小道上、触景生情,怎能不叫人伤感。又不想让心爱的人被自己约束,怕他以后怪自己,不顾及他的想法。不尽的酸楚留在心底。

时间在流逝中永恒,痛苦在流逝中变淡。

随着到部队报道的日子临近,方睿心里不是个滋味。人总是要学着慢慢长大,不经历风雨难以见彩虹。狠狠心、咬咬牙,给肖雪空间、让她在锤炼中成熟。总有一天,肖雪会明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夜深了,宿舍看门大妈熟悉的声音响起:“关门了,关门了!”,犹如晴天霹雳惊醒沉醉在恋爱中的男女。方睿握着肖雪修长细嫩的手,久久的难以松开。

“大妈,关门了!”肖雪不好意思低头说。

“我知道!”

“知道,还不快松手”肖雪催促道。

方睿道:“好,明天我给你去买早餐。你想吃什么?”。

肖雪微微一笑,说:“照旧!”。

方睿说:“那你回去好好睡觉吧!”。

肖雪不舍地说:“嗯!你也是。”

方睿憋足劲的说:“明天见!”

步子一天天的变沉重、心头一天天的在滴血。

方睿每天陪在肖雪左右,陪她上课、逛街、上自习、看电影、吃饭、聊天、上网。同学欢送,方睿推辞不去,老乡送行也要拉着肖雪。这段日子,他们说好谁也不准提分别。肖雪马上要参加期末考试,时间越来越紧。方睿办着离校手续,参加毕业典礼。

日子在繁忙中悄悄地流走。离别的日期到了,他们不愿提,但有不得不面对的离别的来临了。伤感笼罩着方睿的心头,没有获得学位的高兴、没有实现理想的快乐,只有无限的伤痛撕扯着他的肉体。他怕看到肖雪的泪水,说好不流泪的;但是他仍然怕肖雪情不自禁,于是又说好不让肖雪送他,让她安心的准备期末考试。

612,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方睿要去部队报道。室友、同学、老乡都来为他送行。校门口,一群人说说笑笑。相互留着电话,说些祝福的话。肖雪偷偷地躲在一边默不作声,死死的盯着方睿。方睿还是看到了她,走到她身边,摸摸她乌黑的头发,强压心头的痛,违心的说:“说好,不让你送我的吗?怎么不听话?”

肖雪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方睿的眼泪在心里已流成河,难过得说:“说好,不哭……”

肖雪强忍着快要流出来的泪水,说:“我没有哭!”

方睿紧紧地抱了一下她,钻进一辆的士。

的士载着方睿的躯体驶向火车站,灵魂却被肖雪带走。透过玻璃窗,方睿看到肖雪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了下来,打湿了她站的那块地。方睿咽着唾沫,强忍着泪水,强压着心头泛起的离别之苦。泪水在肖雪的脸上流过,却湿了方睿的心房。

方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无名的痛楚刺激泪腺。要强的方睿,忍着不让不争气的泪水流出来。肖雪那样子却在方睿脑海里翻转个不停,睁开双眼,肖雪泪流满面地影子在眼前飘浮不定。

到火车站后,在室友的帮助下,方睿迷迷糊糊地坐上南去列车。透过车窗,看着送行的同窗好友泪流满面。他在也忍不住了,泪如泉涌,眼前飘浮着肖雪好看的样子,耳边传来肖雪的好听的声音:“说好不流泪的”。

随着火车行驶,同窗四年的好友身影越来越模糊,心情慢慢转向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