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首页 > 文学家园正文

孔子的器教

www.chinarushang.cn  中国儒商  作者:光明日报

 孔子重视诗教,也重视器教。所谓诗教,是以诗书礼乐教育弟子;所谓器教,则是以器物来教育弟子。

  《论语·公冶长》篇记载:“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瑚琏乃宗庙之贵器,这句话表明了孔子对子贡较高的评价。孔门十哲,子贡据其一;孔门四科中,子贡擅长言语,曾经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改变了春秋局势,引得马迁称赞道:“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但是把子贡比作瑚琏,也暗含了孔子对子贡的不满,意味着子贡离孔子所主张的“君子不器”尚有距离。“器者,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体无不具,故用无不周,非特为一才一艺而已。”孔子强调“君子不器”,就是要求弟子具备君子人格,具有无限的度量,永不满足于既有的才能。

  孔子曾经说过:“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輗是古代牛车辕前横木上的木销;軏是古代马车辕前横木上的销钉,没有輗和軏,车就不能行走。孔子以輗和軏之于车的重要性,类比诚信之于立身处世的不可或缺,否则将寸步难行。

  《孔子家语》记载:“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有欹器焉。夫子问于守庙者曰:"此谓何器?"对曰:"此盖为宥坐之器。"孔子曰:"吾闻宥坐之器,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孔子顾谓弟子曰:"试注水焉。"乃注水,中而正,满则覆。夫子喟然叹曰:"呜呼!夫物恶有满而不覆哉?"”欹器造型倾斜,易于翻覆,古代贤君常置于座侧以警诫自己。孔子让弟子注水,不仅证实了欹器“中则正,满则覆”的特点;而且直观地教育了弟子“持中守正”的必要性,以及“满招损,谦受益”的道理。

  孔子认为遽伯玉“外宽而内正,自极于隐括之中,直己而不直人,汲汲于仁,以善自终。”隐括是一种矫正邪曲的器具,遽伯玉不惮于改过,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隐括于有功焉。孔子用遽伯玉“自极于隐括之中”的故实,教育弟子要勇于改过自新—因为过而不改,是谓过矣;过而能改,善莫大(博客,微博)焉。

  觚本是一种上圆下方的酒器,由于世易时移,其形状也发生了变化,使得信而好古的孔子感叹道:“觚不觚,觚哉!觚哉!。”觚失其形,名不副实,孔子便见微知著,明白当时的社会现实与他心仪的周礼已经渐行渐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每一个人都应该履行好自己的社会职责,扮演好自己的社会角色,而“觚不觚”的感叹,既是孔子对当时社会礼崩乐坏现实的伤悼,也是对弟子名实相副的勉励和教育。

  孔子作为伟大的教育家,对弟子教授的内容多是诗书礼乐,但在教学方法上却不排斥“器教”。孔子实施“器教”,表明了“道不远人”,孔子以慧眼发现了普通器物中蕴含的教义;也表明了孔子教育弟子,“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