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首页 > 儒商访谈正文

共铸中国心——赵涛的慈善精神

www.chinarushang.cn  中国儒商  作者:文/张枭翔 图/汪林

作为一个商人,他的慈善项目“共铸中国心”聚集起了各界资源。他为何能做到?

 

1.jpg

今年49岁的赵涛,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年轻。若非知晓他的商业背景,戴着眼镜、衣着普通的他,更像是一位温文儒雅的青年学者。事实上,他的真正身份是步长制药董事长。“谈商业,俗!”当笔者问及企业经营策略时,他严肃地抛出这句话。“今天的企业家,各自的战略都很清晰,各有各的招。而做慈善,大家都还在探索之中。”

拍照、访谈,时间转眼过去了两个小时,赵涛依旧谈兴甚浓,但话题的焦点始终不离慈善。据他本人讲,如果是聊商业话题,他从来不曾接受如此长时间的采访。

在慈善道路上,赵涛已认真探索了八年。如今,由他主导的“共铸中国心”基金,已成为医疗公益慈善领域最大的项目之一,使500余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得到救助,30余万名“老少边穷”地区的病患因此受益,4000多场基层医院培训更是在全国十余处救援点留下了多支常驻医疗队伍。

而慈善,亦给赵涛带来颇多回报。赵涛坦言,做慈善能让自己获得快乐的“私利”。“企业做到一定阶段之后,金钱已无法让我满足,需要提升境界,通过帮助别人获得更大的快乐。”

2.JPG

倡导者

1993年与父亲赵步长创立步长药业起,赵涛在商业战场上摸爬滚打了20年。现在,步长集团业已成为中国心脑血管领域的龙头企业及世界最大的植物专利制药企业,年销售额逾百亿元。

在慈善领域,赵涛也颇多建树。他和步长集团投入1亿元,整合了政府、企业、医院、志愿者等各方资源,终将“共铸中国心”打造为中国医疗卫生领域最具社会效益的公益慈善项目之一。“我只是一个慈善倡导者。”赵涛却轻描淡写地定位了自己的慈善角色。

3.JPG

赵涛的慈善倡导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社会各界资源纷至沓来。中央政府及西藏、内蒙古等项目实施地政府,均对“共铸中国心”项目给予大力支持。“这个项目超越了慈善的单一范畴,对于民族团结、国家稳定都有重要意义。所以政府对这个项目一路绿灯。”赵涛不无自豪地说。

“现在,步长集团的资助占‘共铸中国心’总投入的95%,哪天这一项目继续壮大后,80%的项目投入都将来自社会。这才是一个项目真正的成功。”赵涛告诉记者,“我希望有一天,公益慈善成为每一个社会个体的事。”

采访中,赵涛一再强调,要多写写参与“共铸中国心”的医生、企业家、志愿者及社会机构。比如北京市红十字会、中国社工协会和香港马会,都是项目的重要合作方;参与项目的9350名医生及社会志愿者,都是项目得以实施的重要保证;而赵涛的企业家朋友们,包括大中电器创始人张大中、德同资本合伙人赵军等人,都对项目慷慨解囊。

20134月举行的“中华慈善奖”颁奖典礼上,赵涛荣获“年度慈善家”称号,他的获奖感言第一句是,“参与项目的5000名医生最让我感动,没有他们的参与,就没有‘共铸中国心’。”

“共铸中国心”项目不仅让无数病患得到了帮助,亦对项目参与者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志愿者吴永健,本职是一名心血管科医生。参与项目后,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得到了升华,“在被需要中,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意义,重新找回了职业的尊严。”

除了慈善的倡导之外,赵涛还非常注重慈善的传承教育。虽坐拥几十亿财富,他对在国外留学的孩子却近乎吝啬,严格控制孩子们的花销,鼓励他们自己打工挣钱。他经常带着孩子一起去做慈善,并且告诫他们,首先要成为一个有爱心的人,有爱心才能有责任,有责任才能干大事。

现在,赵涛身兼步长制药董事长与“共铸中国心”秘书长,将自己20%的时间都投入到了公益项目上。同时,他还不断整合社会各界资源,力求吸引更多人参与进来,以帮助更多人。

“做慈善是会上瘾的。因为物质的需求有限,而精神的需求无限。”

4.JPG

结善缘

仅仅几年之前,商业是赵涛唯一的快乐源泉。

赵涛自小极具商业天赋。早在1988年送给父亲的一张明信片上,他就已勾勒出日后步长的LOGO,并写道,“总有一天,全世界会记住它!”虽然那时,他还并未确定自己的未来方向。大学毕业后,他一度苦闷彷徨,甚至有一整年的时间处于赋闲状态。

1992年是赵涛的人生转折年。当年,在新加坡的一次国际研讨会上,他让一位瘫卧多年的老太太站了起来。新加坡报纸头版报道了这个消息,新加坡政府特许他加入新加坡籍。仅仅三个月时间,年仅25岁的赵涛就挣到了90万美元的“第一桶金”。

以几十万美元为本金,赵涛与父亲赵步长于1993年建立了步长集团。此后,赵涛一直坐镇商业销售的第一线。1997年,以家族经营为特点的步长制药遇到了发展瓶颈。赵涛力排家族众议,积极引进职业经理人进行管理,步长制药因此成功实现了由家族企业向现代化企业管理模式的转型,并形成了以北京为“龙头”、上海为“龙身”、西安为“龙尾”的战略性布局。

如今,步长集团已成长为一家拥有10个事业部、2家医药研究院、10家药厂、1所大学、2家医院,销售网络交叉覆盖全国1.5万个医院和13万个零售药店的高科技健康产业公司,企业员工逾万名。

5.JPG

2008年,赵涛迎来了人生又一个转折点。这一年,他发起成立了“共铸中国心”基金,带领步长集团向慈善的专业化方向迈进。而在此之前,与中国绝大多数企业一样,步长集团的慈善模式仅限于国家发生大灾大难时的金钱和物资捐赠。

赵涛一再强调自已与慈善有缘。他的爷爷和父亲都乐施善行义举,这对他影响颇深。爷爷曾告诉赵涛,自己年轻时救过七个人的命,“虽然没有钱,但是通过自己的力气帮助了别人,亦是一种善行。”赵涛说。赵涛的父亲赵步长,年轻时曾在新疆阿尔泰地区行医,为约十万名患者看过病。即使已时隔多年,赵涛依然清晰记得父亲在深夜走出家门,无偿为罹患急症的乡亲诊治的情景。

赵涛不是佛教徒,但他认为自己现在所取得的成就与祖上积德有关。因此,他做慈善,部分原因是“为了积德,为社会、员工积德,为后代积德”。

2008年,赵涛听朋友说了一件事。2006年春天,一个美国教会代表团来到西藏,筛选了200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送到北京去治疗。但是很快,金融危机来了,教会代表团撤离西藏,仍有100多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尚未得到救助,在等待的两年中,一些孩子陆续夭折。这引发了赵涛的深思,“外国人在中国做慈善,价值观差异与项目的可持续性是两大难题。”随后,在赵涛的主导下,步长集团把这批孩子送到北京进行救助。

这一偶然性的善行,成为日后“共铸中国心”项目的序曲。

在一次西部考察中,赵涛发现当地农民一辈子都没有量过血压,而当地心脑血管发病率非常高。因为贫穷,他们大多没有任何防治措施。一个才20多岁的年轻人,从小就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却因为没钱治疗,也没有医疗保险,最终耽误了最佳治疗期,只能坐等死亡。

上述两件事促使赵涛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成立一个专业的医疗基金帮助病患者。“其实在患者的儿童时期,先天性心脏病是完全可以治好的。而心血管病,是可以通过有效预防和治疗降低发病率的。‘共铸中国心’基金的核心,就是把中国最好的医疗资源带给最需要关注的弱势群体。”

2008年汶川地震后,一批热心的医生向赵涛提议,希望组织一个义诊队到汶川救灾,他们甘愿不取报酬,只需要一个组织方的协助。

随即,在赵涛的亲自带领下,一个由30多名医生组成的医疗队进入汶川灾区。在亲眼见证过灾区缺医少药的场景之后,组建一支长期医疗救助队伍的系统公益构想,出现在赵涛的脑海。2008516,挂靠在北京市红十字会之下的“共铸中国心”基金正式启动,该项目旨在通过一系列手段,帮助提高中国西部县医院、乡镇卫生院的医疗水平,让更多穷人看得起病、看好病,使心脑血管病在落后地区得到更好的控制和医治。

201022,步长制药向“共铸中国心”基金捐赠1亿元人民币。在中国首届社工年会的现场,赵涛举起一张“一亿元”的支票宣告,在未来十年,步长将把这笔巨款投入到“共铸中国心”基金,用于开展对西部贫困家庭的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的救助工作。

至此,赵涛和步长集团开始走上大规模、系统性的公益慈善之路。

采访中,赵涛向记者展示了一张他在藏区拍的照片:一位藏族老太太坐在病床上,大睁着双眼,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2013年上半年,赵涛带着60多副白内障晶体去甘南藏区开展救助工作,被这名老太太邀至家中喝酥油茶,聊天中,他发现老太太是白内障患者,就叮嘱医疗团队一定要给她留一副晶体。离开甘南前,赵涛又去看望了老太太,此时她的眼睛已经能够清晰视物了。“我和这位老太太非常有缘,一副2400元的白内障晶体,让我把这段缘续上了,并让我快乐至今。”

7.JPG

其实早在2011年,在庆祝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之际,当“共铸中国心”组织大批专家乘坐爱心专列进入西藏开展大规模公益活动时,除了把“少儿先心病”筛查救治作为一项核心内容,来自同仁医院的专家志愿者还在当地开展了白内障救治手术。有感于高原地区白内障疾病的高发,此后在藏区的公益活动,都把白内障救助作为救助项目的重要内容。

自从纳入中央统战部“同心工程”之后,“共铸中国心”项目就多了两个字的前缀“同心”。从2011年开始,“同心.共铸中国心”已经在西藏、青海、甘肃、云南、四川这五个藏区开展了主题公益活动。是国内唯一在所有藏区都开展过活动的公益项目。20157月的四川阿坝活动,一次活动参与的志愿者多达千余名,创下了中国公益新纪录。高润霖、陈香美、郎景和院士领衔的大批业内著名专家进入藏区开展公益活动,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除了义诊巡诊、爱心捐赠、培训讲座、救助救治等内容之外,还启动了“母亲浴室”“四个一工程”“红色文化保护”“野生中药材保护”等公益子项目。

20159月,阿坝藏区88名患者进京接受免费救助治疗,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社会爱心人士向共铸中国心基金踊跃捐款,专项募捐达到300余万元,从一个侧面印证了社会对藏区群众的关心、对“共铸中国心”的信任。

在救助期间,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统战部部长孙春兰还接见了赵涛等组委会负责人以及患者代表、爱心单位代表,对“同心.共铸中国心”活动给予了充分肯定。

6.JPG

百年计

眼下,赵涛最为关心两件事,第一件是把步长做成与辉瑞制药同样伟大的百年企业。“中国的飞机、机械、食品、服装都很容易出口,唯独医药,由于科技要求高、投入大,在国际市场上始终籍籍无名。”赵涛突然话锋一转,“让步长成为世界性的企业,为全球提供好药,这也是弘扬中国文化的一种方式。”

8.JPG

要想打造百年企业,企业的社会化是重要的一环。因此,赵涛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步长集团2015年上市的筹备工作。在赵涛看来,企业一上市,就可以选择最好的人来掌管企业,由社会各界股东推选出最优秀的总裁、董事长。

“清王朝的故宫、胡雪岩的湖心鱼塘,或者老字号同仁堂,现在是谁家的?都是社会的。”赵涛认为,企业和财富一样,都具有社会属性,“企业家只是财富的临时保管员,他自己能够消耗的财富是有限的,最终还是要回到社会上。自古以来,有哪个企业家能把钱带到坟墓里?就算把金子藏到地底下,万一哪天不小心被挖出来了,还是社会的。”

基于亲身参与公益慈善的实践经验,赵涛认为,整个社会应该对企业家慈善持更加宽容的态度,不应以慈善捐赠的数额论英雄。“‘胡润慈善榜’应该叫‘胡润慈善捐赠榜’”,他略带调侃地说。

9.JPG

很多人指责企业家做慈善是为了沽名钓誉。对此,赵涛很不以为然。他认为社会应该给予慈善家“名份”,让他们获得一种成就感。“如果社会对慈善家不包容,很多富人就都不敢做慈善了,最终受苦的还是穷人。”

除了打造百年企业,打造百年慈善组织,则是赵涛最为关心的第二件事,也是最让他感觉快乐的事。“企业做大了快乐,但是做慈善带来的快乐更持久。”赵涛说。他打算在慈善上投入更多。未来,他计划拿出一部分财富做一个永久性的慈善基金会,剩余的财富继续投入企业的扩大再生产,用企业获取的利润反哺基金会。

八年前“共铸中国心”建立之初,赵涛并没有对项目的未来思考太多。但现在,他已经有了清晰的规划。“我希望‘共铸中国心’能够做到一百年,后面的挑战是,如何做到一百年。”对此,赵涛似乎胸有成竹,“一百年后,我们都不在了,但是‘共铸中国心’还在,它会成为一个社会品牌,并且会有越来越多的慈善家参与其间。”

“做慈善是企业家获得公众尊重的重要方式。人活着,不就是活个尊重吗?”赵涛说。